BL耽美文合集 废文网2021年6月废文合集 374本文集 百度云下载

沈宜琛又怎么会相信。
几天前远远的惊鸿一瞥,估计闻应琢连他的脸都没有看清,这算哪门子的一见钟情。
事出反常必有妖。
全家在最初的震惊茫然之后,就只剩下惊恐不安,毕竟闻应琢不是他们惹得起的人物。
沈宜琛想起那天宴会上的事情,只能认为闻应琢把他的目光当成了对他的冒犯,可沈宜琛发誓他真的没对闻应琢存任何猥亵下流的念头,这年头,难道看美人也算犯罪了?但也犯不着用这种方式报复他吧?
沈宜琛父亲大为惊慌,责备了他一通之后,让他去跟闻应琢吃个饭,好好赔礼道歉。沈宜琛也应了,事已至此,他都得去委曲求全,要是他的无心之举连累了全家就糟了。
唯独母亲比较乐观,说万一真有其事呢,让沈宜琛不要莽撞,警觉些,听清楚对方的意思再决定。
父亲不满地瞪了母亲一眼,母亲扭头发现本该在房间里复习功课的弟弟也在竖起耳朵听八卦,斥了他一句。
在去之前,沈宜琛已经做好心理准备,无非是做低附小,陪笑卖好,只要令那尊大佛解颐就好,这样就不会为难他了。所以他一开始也没主动提到那晚的事,对于闻应琢这样的上位者来说,让他来掌控谈话的节奏显然更为妥当,到时候他提出非难,沈宜琛见招拆招就是了,谁知道闻应琢也闭口不提。
不像初见时那般冷淡倨傲,闻应琢显得风度翩翩,举手抬足之间都非常有绅士风度,没有任何要找沈宜琛麻烦的意思,沈宜琛反而如坐针毡,美味佳肴也难以下咽。
沈宜琛看闻应琢,怎么看都看不穿他那张美好皮相,只觉得他城府深沉,琢磨不透,想着玩心眼肯定是斗不过他的,他自己已经沉不住气了,还不如直接开门见山。
闻应琢注意到他放下了刀叉,一味盯着自己,问:“怎么这样看我?”
“我这么看你,算罪加一等吗?”
“什么罪?”
“你们有钱人都这么记仇的吗?”
“请你吃饭也算记仇?”
“你到底要我怎样赔罪?不过是多看了你一眼,你总不会让我把眼珠子挖出来给你吧?”虽然沈宜琛在心里翻了个老大的白眼,但面上还是赔着笑脸的。
闻应琢笑笑:“我更希望有个身体健全的伴侣。”
沈宜琛目瞪口呆:“闻先生,不要开玩笑了。”
闻应琢唇角的笑意并未消失,但神色正经:“我很少跟人开玩笑。”
沈宜琛心里一惊,但脸上却露出好笑神情:“闻先生,这事说出来你信不信?”
闻应琢看着沈宜琛的脸,高深莫测地说:“你很好。”
也不知道这算什么回答,沈宜琛一点都不觉得好,只好稍微装出点可怜相求饶:“闻先生,饶了我,你想要什么样的人都有,我马上就要去国外读书,实在不是陪你玩这种游戏的合适人选。”
闻应琢眼睛里有犀利的光芒,表情变得耐人寻味:“你认为结婚是种游戏?”
沈宜琛无言以对。
这是跟闻应琢的第一次交锋,沈宜琛心力交瘁。
闻应琢态度强势,沈宜琛知道只说这两句话是没用的,既然不能硬碰硬,就只能跟他慢慢周旋。
然而,现实根本没给他慢慢来的机会,沈家要跟闻氏结亲的消息已经被外界传得沸沸扬扬,沈宜琛很怀疑,如果没有闻应琢的授意,这种假消息是否能传播得那么远。
父亲也是不堪其扰,他性格本分保守,直觉认为这样的异常不会是好事,让沈宜琛尽快跟闻应琢说清楚,实在不行的话,就让沈宜琛先去国外读书躲避这场风波,久了自然会平息的。
本来沈宜琛也是这样打算的,然而在父亲睡后,母亲却偷偷来到他的房间,重新给他分析了整件事情的利弊好坏。
照现在的趋势看来,闻应琢说要跟沈宜琛结婚只怕不是玩笑,他还想通过外界压力迫使沈宜琛父亲同意这桩婚姻,可见他并不是玩笑。如果沈宜琛一走了之,或许是能保全他自己,但全部重担将由父亲一个人扛下,若是闻应琢善罢甘休那也就算他们幸运,但他若是在一怒之下要对付沈家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到时候只怕全家都要遭殃。
沈宜琛确实没想到这一层,他听得心里发寒,有些不敢相信闻应琢会花精力对付他这个小人物,但想起闻应琢看着他时的神情,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他是能做出这种事的人。
至于好处,能跟闻氏攀上关系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事,光是一些旁枝就能让他们捞到大把好处,何况现在是闻氏掌门人闻应琢主动找上了沈宜琛,这对沈家来说,本来就是天大的好事。
后面的话沈宜琛没认真听,但好处是显而易见的,也不用沈母多说。
沈宜琛心乱如麻,他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给他们家招来这么大麻烦,但如果他拒绝,闻应琢当真会对付他们吗?
沈宜琛不敢赌。

第2章、逃无可逃
沈宜琛没有选择一走了之。
闻应琢约他,他也坦然赴约,倒不是他就愿意这样任人摆布,他只是想试图摸清楚闻应琢到底为什么非要跟他结婚。
沈宜琛没把自己往死胡同里逼,这年头不可能还会发生把刀架在他脖子上逼婚的事,他只是不想让自己没有一点选择权,如果知道内情,他还可以对症下药,如果事情不谐,或许他还有望可以全身而退。
就目前来看,闻应琢还是个不错的对象,说不错也过于保守了,他的表现暂时无可挑剔。从两人相配的角度来说,受益更多的明显是沈宜琛,无论怎么看,沈宜琛都不算亏。
闻应琢没有像他表面上给人的感觉那样嚣张跋扈,对沈宜琛还算耐心,举止优雅沉稳,很有决断力,虽然有时候显得过于强势专断,那也无伤大雅。
闻应琢身上有很多沈宜琛欣赏的特质,即使闻应琢根本不做什么,沈宜琛也会不自觉倾慕他,沈宜琛承认自己本性慕强,人毕竟是动物,或多或少都会有这种情结吧。
事实上应该不会有人抗拒得了闻应琢的魅力,如果他刻意为之,会沦陷得更快。他的表现给人一种他能把全世界堆到你面前的错觉,虽然他很忙,但仍旧会在任意不确定的时间里突然出现在沈宜琛面前,带他出去吃饭,听音乐剧,送他卡特兰,给他礼物。
他的礼物都价值不菲,他又偏好送艺术品,摆在家里,显得家里都寒伧了起来,沈宜琛只好把他的礼物全收起来,或许有一天他还要还回去的。
至于卡特兰,一开始沈宜琛以为这只是他随意送来的花,后来发现几乎无一例外,全都是雍容优雅的白色卡特兰,幽香沁人心脾,沈宜琛怀疑这花对他来说有特别的意义,不过问也问不出什么,闻应琢听到他对花提出异议,只会反问他,是不是不喜欢。
沈宜琛也就没跟他说自己花粉过敏这回事。
但是这一切都让沈宜琛有种被牵着鼻子走的感觉,任由他将他拖进这场迷雾,沈宜琛摸不清方向,根本不知道会被他带到哪里去。
他也许会把全世界堆到你面前,但沈宜琛知道自己并不是独一无二的。闻应琢完全可以对任何一个人做同样的事,用同样的眼神看他,露出同样的笑容,说同样的话,送同样的花和礼物,这才是沈宜琛保持清醒的原因,他没有看见非自己不可的必要性。
闻应琢的表现很像是在表演,给人不真实的感觉。在这方面,他有一套固定的程序,他只要按着做就可以了。沈宜琛没有看见闻应琢本来的样子,但一只狮子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长期伪装成绵羊,沈宜琛在等他露出马脚,所以他也很固执地没有松口。
看起来,他们的感情像是在稳定发展中,父亲忧心忡忡愁眉不展,母亲则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外界对于这桩婚事的传闻则显得更加言之凿凿,好像闻应琢和他就差一个婚礼而已了,而且这个婚礼很有可能就在明天举办。
沈宜琛听之任之,八卦新闻向来变幻莫测,人们忘性也很大,他并不太把舆论压力当一回事,他还是不太相信婚姻大事还能强买强卖,他得跟闻应琢比耐性。
然而闻应琢的雷厉风行出乎他的意料。
闻应琢第一次次没有在约会中西装革履,他穿浅色休闲装,不像平时那般深沉严肃,但也显得肩宽腿长,别有一种玉树临风的潇洒帅气,沈宜琛差点对他吹口哨,他早知道闻应琢穿什么都好看。
沈宜琛已经意识到今天是有些特别的,闻应琢没有像平时一样带他去那些高端文雅的场合,而是带他去了港口。
闻应琢的游艇就停在那里,登船之前沈宜琛照例感叹了一句,有钱真好。
游艇上没有其他人,闻应琢亲自驾驶,海风吹拂下,他的头发凌乱,更增添了一种野性的感觉,沈宜琛始终笃信自己的直觉,闻应琢是野兽,因此反而觉得此刻在他身边的这个人是更真实的闻应琢,沈宜琛的心情才不至于那么紧绷。
闻应琢教他驾驶游艇,沈宜琛是个好学的学员,很快就驾轻就熟,闻应琢一度放手,任他左右方向,沈宜琛确实很喜欢这种乘风破浪的畅快感觉。
尔后闻应琢却接替了沈宜琛,带他来到一处海面,四周空荡荡的,寂静无人,没有船只,一眼望去,只有辽阔的海面,耳边唯有波浪翻涌的声音。
太安静了。
沈宜琛跟闻应琢开玩笑:“你要谋杀我吗?”
闻应琢反问:“怕吗?”
他有什么好怕的,沈宜琛不以为然地笑了一声,从眼下的情况看来,没准他对闻应琢下手的可能性更高一些。杀沈宜琛对闻应琢一点好处都没有,而反过来,沈宜琛就除掉了一个对他和他家都穷追不舍的大隐患,一了百了,再不用提心吊胆多好。
沈宜琛眼睛里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他的脸上多了几分狡黠。
闻应琢浑然不觉,他伸手指向海平面的方向,沈宜琛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
一轮火红的大太阳正一点点地滑向海平面,远方的天空是一片辉煌壮丽的橙红色,光辉夺目,轰轰烈烈,仿佛一场大火烧着了云彩,连海水都染得通红。
天地辽阔,只有海浪的哗啦声,太阳一点一点地下坠,天空变幻着色彩,在这一刻有了亘古的感觉。
那是一种很孤独却又很宏伟的感觉,跨越了时间和空间,在这片空茫中仿佛只剩下自己一个人,渺小得像天地间的一粒尘埃,但在冥冥之中,又是这世界的一部分,有我无我已经不重要,好像此刻就算随着风散去也无所谓。
如果只是独自一人站在这里,怕是无法承受那如天地一般压下来的沉重情绪,沈宜琛庆幸自己身旁还有人在。
他们都没有说话,沈宜琛默默地注视着那轮落日,海风抚弄着他柔软的发丝,在凌乱中却有一种宁静的美,瑰丽的光芒将他的侧脸勾勒出柔和秀致的轮廓,他长睫毛下的眼睛显得晶莹剔透,呈现出绚丽的奇异色彩。
他沐浴在落日余晖之下,姿态从容自在,显得如此纯净而真挚,光线仿佛能从他身上穿透过去,他看起来简直像透明的一样。
忽而,沈宜琛似有所感,转过头来,正好对上闻应琢的眼睛,沈宜琛一时怔住,忘记了看夕阳。
闻应琢略显冷硬的脸部轮廓仿佛被磨平了棱角,他像个全新的人出现在沈宜琛面前,一个沈宜琛从未见过的闻应琢,他的目光浸透了温暖柔和的光芒,终于有了温度,他的神情如此沉静温柔,令沈宜琛感到惊异不已。
但他眼神里蕴含的东西又如此深沉厚重,沈宜琛不认为自己能赋予他那种深度的情绪,于是他心底不禁浮上疑惑和不安。
他在看谁?
他在看我吗?

2021年6月废文合集 374本 编号:FEI2021-6

资源下载资源下载价格50立即购买
  • 无法支付联系客服或换个浏览器!不要重复支付没有出现下载地址刷新或点击右下角蓝色图标联系售后
  • 为防止恶意交易,停止微信收款,老客户联系客服微信支付
  • 【不会解压不要买!】售后只解决链接失效问题,其他问题不回复!
  • 所有资源所见即所得,务必看清详情】链接失效48小时内及时告知售后,超过此时间不售后
  • 售后白天不定时上线,有问题的留言即可,上线会立马回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22IN-22素材站 » BL耽美文合集 废文网2021年6月废文合集 374本文集 百度云下载